从乐视这个“小生意”,看看融创背后的孙宏斌

    管理经验 经理人 556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有人说,孙宏斌在下一步很大的棋。

    不可置否,这个柳传志口中的第三类人从阴暗的一角走出来的那一刻,他的格局也随着铁门的打开逐渐开阔了起来。

    9月1日,融创中国在香港召开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融创董事局主席、执行董事孙宏斌出现在会场,两鬓略微有些泛白的他这次带着对乐视的希冀而来,尽管这是融创中国史上最亮眼的一次中期发布会(2017年8月31日晚,融创中国发布的2017年中报显示:上半的合同销售金额达1088.5亿,同比增长94.2%。),但流淌着八卦血液的人们还是想从这个新乐视的老大口中得知倾颓大厦——乐视的一些可信的消息。

    从乐视这个“小生意”,看看融创背后的孙宏斌

    不负众望,孙宏斌看着场下一双双希冀的眼睛,开始聊起了乐视和老贾。对贾跃亭,他的评价很主观,主观到近乎为其在舆论面前正身,“老贾是很厚道的人,有题材精神,有前瞻性,四年前就已经开始做智能汽车。”

    提及乐视的时候,孙宏斌说“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说完这话,孙宏斌摘掉眼镜,擦掉眼眶内的泪水。

    也是,人们不得不关注。这个人,曾经执掌地产界黑马“顺驰”,东山再起后带领融创中国迅速杀入前三甲。这样的一个地产大鳄,如何用乐视去为其旗下的产业赋值,实现区块产业文化的大闭环,为自己正名可远比一场“看上去”亮眼的发布会有意思得多。

    不同于万达,融创中国一直走的是高负债、高杠杆的模式,地产为其龙头产业,即是主业:在融创另起炉灶之后,孙宏斌奋起直追,2011年融创中国合同销售金额居行业第18位,2012年升至第12位,2013年又进一位,2014年突入前10……可谓是一日千里。

    暂且不论这些合同销售金额的组成成分,融创资产负债率2014—2016年均维持在80%以上,虽然负债与杠杆均不及恒大(从体量来讲,融创中国目前尚无法与恒大相提并论,万达13个文旅项目充分回笼资金之后尚不可知)。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融创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4238.7亿和3896.3亿,资产负债率为91.9%。总体而言,目前的融创中国,正如孙宏斌提到的那样,下一步不再进行并购,保持稳定资金回笼,稳定负债率是要紧儿事。

    尽管和“一亿目标王健林”关系不错,但孙宏斌与万达追求的轻产业模式确乎不同。融创中国的发家路也可以称之为“并购”路,用并购的方法掌握区域企业的股份,为其输血,但却不参与企业的管理。尽管融创中国的合同销售额的很大一个组成成分是来源于并购企业,但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千亿的合同销售额之中单数融创中国自身的营收却是差几个数量级。

    不过还好,因果相随,正是这千亿级别的销售额度与账面932亿的资金池,让孙宏斌顺利买下白菜价的13个万达文旅项目,不同于那些并购产业,这13个文旅项目可是实打实的孙家生意,控股100%,不掺杂任何水分,想必若不是内外攻心,出于下下策,老王也不至于卖出这么个价。

    乐视系从老贾的“生态化反”中涅槃,凭借着独家版权霸占了14、15年大部分荧屏的头条,从各个甲级联赛到音乐发布会LIVE,从自制到明星IP,全盘拿下,巅峰时刻版权壁垒一度成为行业阴影。但无奈,“化反”没添加上足够的催化剂,一面倒,面面倒;尽管反应已经开始,但后备原料不足,终究一损皆损。

    就像孙宏斌说的“壮士断腕,需要勇气,这一点,老贾该学老王。”

    乐视风波持续到今天已经不少个日子了,从“下个月回国”到“申请绿卡”传闻,贾跃亭的人设最起码在国人的舆论中已然被摒弃,把一大堆坏账和千丝万缕进行到一半的“化反”线留给了孙宏斌。

    尽管口口声声说着看不上乐视这档口,但孙宏斌还是继贾跃亭裸辞之后,亲自执掌乐视的帅印,其将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定义为“新乐视”。孙带给“新乐视”的关键变化之一,即商业模式从贾时代的“生态化反”平台向现在的自制内容+大屏终端转型。即从齐头并进改为发力着点,进行突破。

    花儿影视和乐视影业的自制内容,以及乐视致新的大屏终端,这些正是孙宏斌给乐视开的处方药。“乐视今年推出的电视剧,按照原来的独播计划,成本2.6亿元肯定赔钱。但通过内容分发,这部电视剧已经获得3亿元授权收入,盈利4000万元,再收的广告费还是利润。”孙宏斌看好乐视的内容终端的制作能力,对于IP的孵化也是信心满满。

    但实际上,从孙宏斌入主以来的第一份财报来看,情况没他想的那么容易:

    8月2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根据乐视网半年报,乐视网2017年上半年实现营收55.79亿元,同比减少44.56%;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6.37亿元,这也是乐视网自上市以来亏损最为严重的时期。

    净利润方面,除花儿影视和乐视会员业务外,乐视致新、乐视云和乐视网均处于亏损状态。三者在2017年1-6月的亏损额分别为2.82亿元、8030万元和1523万元。

    这也就意味着,乐视网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提出的“预计2017年乐视大屏成功实现扭亏为盈”的目标,仍存在一定变数。

    不过,内容自制与大屏终端,若是结合万达的线下场景,则又是另一番光景;从入主乐视到收购13个万达文旅项目,单不论乐视的盈亏与地产的增值,从影端闭环来看,融创似乎已经摇着万达的大旗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区域文化链条,想必这一块也正是孙宏斌的意图所在。

    乐视网9月24日晚间发布《关于拟收购关联方乐视金融类业务的公告》称,公司将以不超过30亿元的价格,受让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投资) 100%股权事宜(不含旗下非金融类业务)。在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体系的同时,希望通过以资抵债的方式有效解决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应收账款问题。

    乐视金融真正优质的资产,并非金融类业务,而是它手中的土地,但这部分资产将会被分拆出去,会落在何处?

    不言而喻,孙宏斌正是最大的赢家。

    目前融创掌控的土地多为为一线、环一线及二线核心城市的优质资源,而乐视金融掌控的地皮地处重庆。仅仅冲着乐视金融的那几张含金量不大的牌照,或许30亿元的价格过于缥缈,但若加上这一大块地皮资源,即使是再难啃的骨头,融创也得揣起来关上门好好研究研究。

    孙氏融创的布局为掌控中国一线、环一线与二线城市的核心土地资源,借此乐视金融在重庆的黄金地皮,眺望整个川蜀,可以说,这一招很有野心。尽管从房屋中介的市场摸进去厮杀一番是融创的风格,但有个战略的突破点于孙宏斌与融创来讲可是意义非凡。

    若说2016年以前,融创的盘面确乎有点莫名的难测,从高资产负债率、低资金结转率等指数看,融创无异于一场狂奔的野马。

    但在收下乐视与万达13个文旅之后,再加上乐视金融的小水花,场面似乎被这个地产界盛传的枭雄盘活了。

    回过头来仔细看看。确实,这盘棋下的真不小。

    或许,1994年那个春天里的阳光,真心不错。


    职场经理人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从乐视这个“小生意”,看看融创背后的孙宏斌
    喜欢 (0)
    [sp91@qq.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